锦州新闻网

打印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

只留11人办报?新京报的“转型”能算成功吗?

[复制链接]
发表于 2019-12-12 09:49:22 | 来源 传媒茶话会
楼主
2019-12-12 09:49:22 1
只留11人办报?新京报的“转型”能算成功吗?

  纸媒体如何转型,一直是报社老总们最头疼也最无奈的话题。
 
  迄今为止,似乎没看到真正的成功案例。
 
  然而,昨天,看到一篇文章《仅留11人办报!新京报为何全员转型新媒体》,说的正是纸媒体转型之事。
 
  这家报纸了不得——当年火遍京城的《新京报》!
 
  这家报纸力度大——统共只留下11个人办报纸!
 
  好家伙,真够气派,真有勇气!
 
  可是,这样的“转型”,算是成功吗?能够成功吗?
 
  先看完这篇文章,再来听老詹评说:
 
  仅留11人办报!新京报为何全员转型到新媒体?
 
  作者:裘真 传媒茶话会
 
  转型转什么?
 
  “媒体转型,是新时代考验媒体人的一道‘坎’:过之则生,否则亡。”
 
  去年10月31日,在新京报客户端上线仪式上,北京市委常委、宣传部长杜飞进表示,将推进《新京报》、千龙网、《北京晨报》三家媒体深度整合工作。
 
  将近一年过去了,新京报转型之路上转了些什么?
 
  1.转换传播渠道
 
  “没有几个人看报纸,也没有几个人看电视,但是有人看新闻,新闻依旧是刚需。”新京报社长、党委书记宋甘澍认为,用户都上互联网、移动端,报纸不再具有主流渠道作用。“渠道变了,我们必须得转。”
 
  第44次《中国互联网络发展状况统计报告》显示,截至2019年6月,我国网络新闻用户规模达6.86亿,较2018年底增长1114万,占网民整体的80.3%。
  新京报社长、党委书记宋甘澍作主旨演讲
 
  宋甘澍坦言自己除了每天审稿时看稿,报纸印刷出来后基本不看报纸。
 
  为此,新京报在去年10月31日推出了自己的新闻客户端,并对自身结构和工作流程进行了深度调整。撤销新媒体部,整体全员转型到App端,仅有11人专职办报纸。此外,新京报的所有原创内容稿件都会优先发送到App端。
 
  2.转变表达方式
 
  “视频是传统媒体必须要转的一个方向。”宋甘澍表示,目前视频是用户最熟悉、最喜爱的表达方式,因此,传统媒体必须实现图、文、视频,多种方式综合运用。
 
  新京报此前就曾提出视频表达优先,将融合“我们视频”和新京报动新闻在视频领域已有优势,借助新京报App,继续丰富产品形态。
 
  《传媒茶话会》发现,去年年底封面传媒也提出“视频优先”战略,即把视频作为信息表达主要形态,推动封面新闻客户端视频化。
 
  3.转变生产机制
 
  “报纸‘没有’新闻,以报纸为中心的生产机制必然被摒弃,否则,是假转型、假融合。”
 
  宋甘澍认为,传统媒体转型,策、采、编、发、审全流程都要进行改革。如果这些机制没有发生改变,所谓的转型或融合都是假转型、假融合。
 
  转型怎么转?
 
  1.移动优先,全网络、立体化建传播阵地。
 
  “传统媒体的优势在内容,短板在渠道。”这同样适用新京报。
 
  目前,新京报旗下拥有新京报网、千龙网、新京报App、千龙发行App、微信矩阵、微博矩阵、抖音号、快手号以及一批媒体号(新京报一点号、头条号、企鹅号、百家号等)。每天内容的点击量为4亿-5亿。
 
  2.视频优先,推动生产内容的可视化表达
 
  “我们的视频打败了99.99%的中国广电系统新闻的视频。”
 
  新京报正在积极推进视频优先,推动生产内容的可视化表达。旗下“我们视频”和“动新闻”已经是两款非常成熟的视频产品。
 
  宋甘澍直言,新京报的视频不是和纸媒的视频竞争,而是和全国广电系统的视频在竞争,“我们各个方面的专业性在行业的口碑应该是权威的”。
  3.全员转型,以报纸为中心向以App为中心转变
 
  对于一份发行量10万份的报纸来说,11个采编人员的配置让在场的很多媒体人都觉得不可思议。
 
  宋甘澍解释说,为了向移动端转型,新京报再造采编流程,全面去中心化;撤销新媒体部,全员转型到以App为中心(7*24全时新闻);同时成立报纸编辑部,仅11个人专职办报纸。
 
  转型有哪些疑惑?
 
  “现在,我们的转型或者融合也只是走了第一步。”
 
  作为传统媒体,尤其是一家去年刚实现三家整合的传统媒体来说,要实现全员转型到新媒体,实现视频优先,仍然道阻且长。新京报也面临一些疑惑。
 
  1.媒体转型能否优化媒体生存?
 
  宋甘澍认为,“转,不可能都大见成效;不转,肯定会在‘煎熬’中死亡。”
 
  融合,是媒体重生的催化剂。在新媒体时代,不拥抱新媒体,不拥抱新技术,传统媒体不可能转型,也不可能重生。
 
  据宋甘澍介绍,新京报的融合是在“一托二”的格局下进行的,恰恰是在融合的前提下,才实现了优势互补、裁撤冗员、公共职能共享等,确保了整个过程的平稳有序。
 
  在“三合一”的融合中,千龙网解决的是新京报的传播资质问题,而新京报本身的竞争力带动了两家媒体的发展。在架构中,新京报对千龙网人员进行“大手术”,经过改革分流182人,仅留下83人。
 
  2.报社何时不出报纸?
 
  “报纸实际上是报社最大的亏损源之一。”
 
  自去年新京报App上线以来,新京报主动减少报纸发行量,使得发行成本减少了4000万元。而这笔钱转到了新媒体和技术研发上。
 
  什么时候报社可以不出报纸了?媒体人心中都有自己的一个时间表。
 
  “不出报纸,报社照样生存,新闻照样传播,这是我们努力的方向。”宋甘澍说。
 
  3.媒体的边界在哪里?
 
  “随着传播技术的发展,报纸视频化、广电图文化,报纸与广电的影像会进一步模糊。”宋甘澍认为,报纸和电视台整合为一,报纸的视频化、广电的图文化是另外意义上的融合。
 
  而在打破边界上,天津海河传媒集团已经做出了尝试。2018年11月13日,由天津日报社、今晚报社、天津广播电视台整合的天津海河传媒中心正式成立。
 
  4.怎样用新技术赋能媒体?
 
  “不拥抱新的技术,不拥抱新的媒体,传统媒体永远不可能转型,永远找不到新的方向。”
 
  在宋甘澍看来,传统媒体是带着“枷锁”在转型,是传统媒体人整体的自我革命,不可能从零开始。因此,用互联网的共享、开放的思维“拥抱新技术,让新技术助力新闻的生产、传播,优化环境、提高效率、减轻负担,而不是被新技术带偏了节奏。”
分享到:  QQ好友和群QQ好友和群 QQ空间QQ空间 腾讯微博腾讯微博 腾讯朋友腾讯朋友 微信微信
收藏收藏 分享淘帖
高级模式
B Color Image Link Quote Code Smilies

本版积分规则 返回列表 发新帖